搬 家

发布时间:2021-09-29 点击量:495

今年五月,我搬进了带电梯的新家,新家门前有条奎塘河从门前宛延流过。每当傍晚华灯初上时,我总喜欢坐在大落地玻璃窗前欣赏城市的夜景。看着万家丽高架桥上穿流不息的车流与桥下静静流淌的奎塘河交相辉映,如一条长龙般流光溢彩的城中穿行移动,我不禁感叹时光如流水。一转眼,我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甲子时光,这次搬家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搬家了吧!说句心里话,我已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搬家了,每当我坐在这13楼高的窗前,俯瞰着长沙这座如诗如画的不夜城时,不由得想起了我人生中印象最深的几次搬家。

第一次搬家,是1968年文革期间。这是我记忆最早的一次搬家。当时我只有5岁左右,看到几个恶狠狠、带着红袖章的人把我父母押上了一辆绿色卡车,绿色卡车把我们一家5口从长沙遣返回了老家邵阳。因村里没有空余的房子,我们被安置在了一座青灰色的寺庙里。这座寺庙是村里破四旧后用于生产队关牛的房子,它孤伶伶地耸立在村落外一角,屋后小山坡下是一方深塘,门前也是一口塘,整个村子人的日常洗漱都是用这塘里的水。我们一家5口在庙里真正地过上了住牛棚的日子。5年的农村生活,每年有大半年吃的是红薯代饭,唯有过年时村里杀猪,辛苦一年的农家人才吃上了肉。

第二次搬家,是1973年的冬天,我父亲终于沉冤昭雪,落实政策返回长沙。当时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我们一家展转周折搭车回到了长沙。记忆中,我们在长沙火车站下了车,父母借了一辆平板车拉着大件家什,我们三子妹肩背手提地拿着返城的小件家当。一行5人迎着漫天的大雪,艰难行走在湘江大桥上。这场雪是我记忆中最大的一场雪,冬天的湘江河面平静如一面镜子,放眼望去,天地浑然一体,晶莹剔透。我们踩着漫过膝盖的大雪回到了师大附中桐林村。桐林村是师大附中一个小的教师村,一排两层楼的红砖楼房是住家的,对面一排矮平房是做厨房用的。这里大概住了67户老师。单位给我家安排了一间20平米的大房,两个10平米的小间。常用家具:床、书桌、书架等都可以写借条从单位借取,卫生间是公用茅房,每家清晨第一件事是清洗马桶。家家户户过着凭粮票吃饭,凭油票、肉票吃菜,凭布票穿衣的日子。

第三次搬家,是1980年,我父亲调到了长沙交通学院,当上了大学老师,分到了70多平米的二室一厅住房,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家里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我住上了新楼房!凭票吃饭的时代也结束了。几年后,父亲又调整了住房,住进了90多平米三室一厅的教授楼,父母也退休,我们都参加了工作,家里居住与生活条件更好了。

第四次搬家,是1989年,我拥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结婚后,先生单位条件好,分到了一套结婚房,是一个30多平米的一室一厅,房子虽小,但结婚时请人打了一整套家具,彩电水箱也一应俱全,过上了大部分同龄人羡慕的小日子。

第五次搬家,是2003年,第一次从福利房搬进了经济适用房。住宅小区环境优美,绿草成茵,果树飘香,被本系统人号称为“小中南海”。根据排队打分,我家分到了150平米的房子,四室二厅二卫,南北通透,弧形大落地玻璃窗在当时住宅中少见。我家的经济条件也有了质的飞跃,住进来之前,花10多万元请专业装修公司进行了设计装修。

第六次搬家,适逢建党100周年之际,儿子已结婚到外地工作,家里只剩下我和老伴两人。新房四室二厅三卫,座落于万家丽路与劳动路交汇处,长沙市两条城市主干道和双地铁在此交汇,周围高楼林立,商业发达。看着从家门前凌空飞过的高架,桥下越来越清澈的奎塘河,我真正感受到长沙长高了、变绿了。60年的岁月,60年的变化,回顾我的几次搬家经历,不由感慨万千: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家,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我家的几次搬迁不但见证了个人家庭生活的沧海桑田,也见证了时代、社会乃至整个国家从贫困到富裕的过程。

“党在我心中”征文:杨令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