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水变

发布时间:2019-12-09 点击量:1112

持续了数月之久的雨竟然出奇的在清明节这天停下来了,久违了的太阳也悄悄地从天边露出了半边面孔,稍稍冲淡了些许人们缅怀先人时的哀思。但回乡的车却更多了,路上拥挤不堪,时停时走,速度与蜗牛好有一比,让人焦躁不安,正是“路上驾车欲断魂”。而不驾车的我却正好趁此机会,仔细观看着路边的风景,感受着家乡的变化,思绪不由自主又回到了儿童时代……

老家坐落在湖南西南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千百年来,村里就流传着一句俗语,对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做了形象的概括:渴死蛤蟆,饿死老鼠。有了这样的评价,贫穷、落后自然也就与之同生了。

水是生命之源,可想而知,能渴死蛤蟆的地方水资源会有多么的短缺。几口不大的池塘,靠着雨水,担负着整个村子的用水,吃饭、洗衣、灌溉庄稼,全得靠它,风调雨顺时,还有点活路,稍一干旱,池塘就得见底,一年的收成也就基本凉凉了。

1965年,这样的局面开始逐步得到了改变。时年,为解决县城及其北部农村缺水的问题,省、地两级政府共同决定在离山村六七公里外的大山深处投资修建一座大型水库,得到了百姓们的大力支持和拥护。我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但自幼就听老人们口述过修建水库时热火朝天的情景。在那个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施工基本靠手的年代,在党和政府的号召和带领下,当地人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充分发扬了愚公移山的精神,喊着号子,肩挑背驮,用自己的双手,劈山造湖,实现了当年修建,当年配套,当年受益的高效水平,创造出了全国罕见的奇迹,并因此出席了全国水利战线的先进表彰会议。几年后,在距此水库100米处,又另建了两座水库,1973年1月12日,新建大坝枢纽竣工,时任中央领导华国锋同志专门为此题词,题词被镌刻在了岸边的石碑上,提醒后人们时刻铭记这段光辉历史。从此,山村的蛤蟆再也没有因渴而死,咕咕的声音也越叫越欢。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如今,三座水库碧波荡漾,犹如三颗明珠掩映在群山环抱之中,不但担负着生命之水的重责,也成了一处旅游休闲的胜地。

小时候,常去池塘边挑水。池塘的水水质极差,浑浊不堪,面上还有肉眼可见的浮游生物在蠕动。这样的水挑回家,要沉淀半天,舀去浮游物后才能将上面的一大半倒入水缸备用。那时,没有人嫌弃水不干净,但求池塘不干涸。

水库的水解决了庄稼灌溉的问题,使小山村逐渐成为了稻米之乡,但它解决不了饮用水的水质问题。水库里的水清澈见底,但一入池塘后,立马就被浑浊同化,而且限于储量,水库也只能季节性地开闸放水,一关闸门,饮用水还得从池塘里挑。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村里逐渐有人进入城市打工。慢慢地,进城打工的人们首先认识到了喝水的质量问题。于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位从城里回来的村民率先在家门口打了一口十几米深的压水井。沿着井壁灌入引水,手柄稍稍压几下,清清的井水就从出水口流了出来,引来大家的一片羡慕。在场的所有人都跑过去,双手一掬,捧起井水就喝,然后嘴巴一咂,嘴角一咧:味道就是不一样,清凉甘甜!

尝到了井水味道的村民们犹如突然梦醒了一般,嫌弃起池塘的浑浊了,都开始想方设法自己打井了,而且井越打越深,水量也越来越大。终于,所有村民都告别了喝池塘水的历史,迎来了新世纪。

新世纪的中国,创造了经济飞速发展的世界奇迹,不光是城市,小山村也有了很多新的变化。村民们或外出务工,或做点小本经营,或在家发展特色种植,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吃喝不愁了,低矮阴暗的土坯房也渐渐变成宽敞明亮的砖瓦房了,告别了一家人共用一条毛巾的历史,家里的物资也更丰富了,彩电冰箱也开始进入了村民的生活。

在这里,水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用水又有了新的想法和要求。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户人家率先在楼顶上安装了一个水箱,又在压水井里装了一个小水泵,电源一开,井水滋溜一声就沿着管道流进了楼顶的水箱,又从水箱流入了楼下的水缸,在村民们艳羡的目光中,扔掉了压水井的手柄。

不久,犹如雨后春笋般,水井、水泵、水箱,就成为了小山村家家户户的标配。从此,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冰冻路滑,只要轻轻一开电源,井中之水房顶来,让村民们也稍稍体验到了城市生活的便捷,更是替留守家中的老人和孩子解决了一大难题。

这样的生活在平静中持续了好几年。虽然,这几年,大家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些不足:水井不大且深度不够,尤其是在枯水期水量不够大;二层楼顶似乎也不够高,从水箱流下来的水压力也不够。正是这些不足,导致了热水器、洗衣机等在城市很普通的家用电器却无法在小山村普及。但没有人抱怨,现在的生活,早已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但党和政府始终在关注着百姓的生活和需求,始终在想着怎样为民造福,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2014年,又一次迎来了巨变。这一年,县、乡两级政府和自来水公司联合决定:将自来水管道铺进小山村,将水库的水直接引进了千家万户。一霎时,小山村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激动得热泪盈眶,立即电话告诉了在外工作的每一位亲人。我也在第一时间赶回了小山村,与大家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自来水的开通,使村民们有了井水和自来水两种选择。自来水接入了热水器,彻底颠覆了村民们以前的生活方式,从田地间劳作了一天回来,再也不用烧水盆浴了,热水器一开,温热的水流自花洒中连绵不断地流出,细腻而又温柔,将一天的疲劳一洗而空;洗衣服也不用再去浑浊的池塘边了,电源一按,洗衣机就欢快地转了起来,根本就不用你多动手。村民们开始自豪地认为:除了我们是在田地间耕种庄稼,而工人们是在车间操作机器,其他的生活,我们已和城里人无异!

小山村的变化不仅仅是水。尘土飞扬的乡间小道逐渐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和柏油路,自行车升级成摩托车后又逐渐被小轿车代替,而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的推行更是让人们少了许多的后顾之忧。这一切,无一不让百姓们喜笑颜开。

喝水不忘挖井人。缘何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就改变了山村上千年的面貌?百姓们的回答,带着浓重的乡音,却又异口同声:搭帮共产党!搭帮新中国!


(湖南省核工业超硬材料研究所  刘若飞)